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

卿浅

首页 >>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>>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 民国小百姓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穿成小白花女主后 重生空间之桃花源 全帝国氪金养我 影帝偏要住我家 钻石婚宠:独占神秘妻 红尘篱落 女主人美路子野
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卿浅 -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全文阅读 -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txt下载 -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848章 番外14 罗家疯了,诺顿的盯妻日常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风水卦算圈的确有年龄越长,见识越多的说法。

但不是绝对的。

司空善去年恰巧在帝都,有幸围观了嬴子衿力斩谢家大长老的那一幕。

他自然也能看出,嬴子衿还是古武者。

可谢家大长老步下的那座强掠其他人气运的风水阵法,也只有卦算者能够破掉。

他自认为他是不如谢家大长老的,可谢家大长老却那么轻而易举地被嬴子衿杀了。

这还有谁能比?

罗休不是在捧杀他,就是个蠢货。

司空善越想越气。

罗休十分诧异:“司空大师,您在说什么?这里哪有别的大师?”

司空善这下终于忍无可忍了。

他大步上前,一巴掌拍在了罗休的头上,又揪住罗休的耳朵,怒骂:“看不见是吧,嬴大师就在你面前站着,你眼瞎?”

“嬴大师斩巨蛇,杀恶人,此等壮举,我告诉你,我们华国卦算界,无一人能够比过嬴大师!”

说完,司空善又抬起头:“嬴大师,洛南那边的卦算者不认识你,实在是他们有眼无光,您千万不要计较。“

“不会。”嬴子衿单手插着兜,眼神无波,“陌生人而已。”

“就是,我师傅才不会在意他们呢,他们都不配我师傅出手。”第五月叉着腰,哼了一声,“倒是你,司空爷爷,你欺负我,我要告状。”

司空善:“……”

真是个小魔头。

司空善生无可恋:“那你说,我该怎么道歉?”

“我听说司空家有一个纯金的如意。”第五月想了想,“刚好我马上也要过生日了,司空爷爷送我呗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就知道。

司空善十分肉痛:“好好好,等回帝都我就派人送到第五家去。”

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忽然说;“对了丫头,有对象了吗?没对象的话,考虑考虑我家孙子?”

听到这句,嬴子衿抬起眼睫。

三人你一言我一语,罗休却陷入了巨大的慌张和恐惧之中。

仿佛有一柄巨锤砸下,他眼前一黑,脑子一蒙,耳朵也在嗡嗡地响。

司空善叫嬴子衿什么?

嬴大师?!

罗休只感觉上天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他这次回主动来O洲这边的凶宅,也是因为探听到司空善会带着麾下门徒前来。

他欲要和司空善打好关系,好去结交帝都那位斩蛇的大师。

这样一来,罗家将立于巅峰而不倒。

这是罗休的全部计划。

可他没想到,计划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胎死腹中了。

嬴子衿就是这位大师?

第五家身后,居然就站着这位大师?

这还叫没背景?!

罗休的思绪乱成了一团,浑身直哆嗦。

他们去退第五家的婚,就是因为第五家越来越弱了。

但谁能想到,第五月会是嬴子衿的徒弟?

就这么几秒的功夫,罗休只感觉悔恨淹没了她的心头。

可这婚已经退了,他们还多次和第五月交恶。

虽然说不算是血海之仇,但也到不相往来的地步了。

如何再去结交?

罗休的退一下子就软了,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女孩,张了张嘴:“嬴,嬴大师,我……”

嬴子衿并没有理他,转头:“月月,我们进去,你开路。”

“好嘞。”第五月拿起罗盘,“走。”

“嬴大师,这凶宅十分危险啊。”司空善想阻止,“月小姐还年轻,万一……”

“对月月来说并不难。”嬴子衿微微点头,“我们看看就好。”

话到这里,司空善也没再劝了,跟着进去。

凶宅很大,是一栋五层别墅外加一个大花园。

“嬴大师。”司空善摸着胡子,“您看这里的房屋布局,是否是煞气形成的主要原因?”

“嗯。”嬴子衿只是扫了一眼,便看穿了一切,“还有花园那边中的几棵树,刚好都犯了禁忌,月月。”

“在!”

“都交给你了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第五月算了算,“一个小时。”

接下来,司空善等人都没能动手。

第五月一个人全收拾了。

看着看着,司空善嘶了一声,唉声叹气,很是悲痛。

旁边的青年人奇怪不已:“这凶宅不是要被月小姐破了,您怎么还叹气?“

“就是因为要被她破了,我才叹气。”司空善忧愁,“眼下看来,我家那几个臭小子,根本不配得到月小姐。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房屋的布局被改造,花园里的树也拦腰截断。

煞气没有了依附的实体工具,全部都溢散了出来。

司空善神情一凛,大喝一声:“大家守住心神,以防煞气入体!”

“是!”

几个青年人也都严肃了起来,围在一起。

他们自然清楚,这些煞气就是导致二十多任房主死亡的原因。

而眼下煞气全部出来,更加凶险至极。

“不怕不怕。”第五月拍着小胸板,“我马上驱逐。”

司空善点头:“有劳月小姐了。”

罗休却因为得知了嬴子衿的身份大受打击,心神难守。

没有对象可以攻击的煞气终于找到了目标,“唰”的一下,全部进入了罗休的身体里。

“咔嚓咔嚓!”

是数块玉碎掉的声音。

这几块玉是罗休从小佩戴到大的玉,全部碎裂,意味着给他低了好几命。

罗休发出了一声惨叫,双眼只剩下了眼白。

司空善被吓了一跳,声音一厉:“你们躲远一些,我清除他体内的煞气。”

他立刻上前,以最快的速度步下风水阵法,驱逐罗休体内的煞气。

“这煞气也当真厉害。”司空善的额头上冒出了汗,“这凶宅有百年的历史了,是19世纪末期的建筑,我对付起来也是困难。”

“哇哦,煞气入体了耶。”第五月清除完煞气之后,蹲下来,“早就说了,实力不够不要进来,你看看,现在怎么办?”

罗休根本听不见第五月说了什么,只是不断地发出惨叫声。

他的命虽然是保住了,但卦算的能力却倒退了不少。

在罗家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家族内,恐怕是没有资格再当家主了

司空善这也是从随行的两个青年人口中听了罗家退婚的事情,他当即大怒:“这个罗家,好不要脸!”

卦算界的确很重视因果和誓约。

罗家不顾约定强行退婚,这让司空善所不齿。

眼下罗休变成这样,也是因为强行断因果被反噬了。

只能说自作自受,活该!

“让罗家的那群小辈来接他。”司空善对罗休没有半点好感,“回去之后,好好反省反省。”

“是,司空前辈。”青年人开始拨打罗家人的手机号码。

“嬴大师,月小姐,这次真的多亏你们了。”司空善跟着嬴子衿出去,连连道谢,“等回到帝都之后,我一定要宴请二位。”

“回去再说。”嬴子衿打了个哈欠,又走了两步,眼眸忽然一眯:“噤声。”

司空善不明所以,但还是照做了。

也是这时,前方有一道身影缓缓朝着这边走来。

来人穿着一身灰色的术士长袍,没有露半点容颜。

第五月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了一双淬毒的眼睛,喉咙也是一紧。

几分钟后,嬴子衿才又开口:“好了。”

司空善这才敢呼吸,他大喘了一口气:“嬴大师,刚才那是?”

那人给他的感觉很不好,死气沉沉,仿佛没有生命一样。

“听说过炼金界吗?”

“听说过。”司空善惊讶,“莫非那人就是——”

“是炼金界的炼金术师。”嬴子衿颔首,“看来炼金界内部也发生了什么变动,否则他们不会出来。”

司空善明悟了:“嬴大师去过炼金界?”

“去过两次。”嬴子衿稍稍思索了一下,“要是他解决不了,过几天我去走走。”

第五月来了兴趣:“师傅师傅,我也要去。”

“不行。”嬴子衿这次没同意,“那里比较危险。”

第五月失落,垂下头:“好叭。”

“你的课业没有落下,是该玩一玩了。”嬴子衿拿起手机,“这样,我给你找个导游,你在O洲这边转一转。”

第五月懵呆:“啊?”

嬴子衿已经把号码拨出去了,那边响了几下后才接通,她开口:“喂,是我。”

西泽怔了怔:“老大?”

嬴子衿很少会主动给他打电话,而且有时候嫌他烦了,还会把他拉入黑名单之中。

“闲的没事是吧?”嬴子衿眉挑起,“滚过来接人。”

“好啊。”西泽一边套衣服,一边起身:“接谁?”

“欠你债的人。”

西泽:“……”

同样听到了的第五月:“……”

呜呜,她师傅也开始欺负她了。

第五月纠结了一下,小声:“师傅,我自己也能逛的,其实不用——”

“让他陪你。”嬴子衿又开口,“怎么,你还不愿意了?”

西泽也没想到嬴子衿会直接说这样的话,他顿了顿:“我出来了。”

“嗯,人身安全就交给你了。”

那一瞬的惊惶,一瞬的失落,像是风吹皱湖水,散开一圈一圈地涟漪。

时不时地心会被拨动。

他不得承认,他确实对她动心了。

这几天他回到了翡冷翠,却并没有静下心来。

西泽穿好衣服,吩咐乔布:“叫飞机来。”

他一边走着,一边打开手机,破天荒地给诺顿发了一条消息。

【你到炼金界了?】

【狗杂碎】:有事?

【没事,就是给你说一声,我应该要比你早脱单了。】

那边没应。

西泽摸了摸下巴,又发了一句。

【你真的不嫉妒吗?】

这一次倒是有了反应,而是一个红色的感叹号。

【您已不是他(她)的好友,请好友神情通过后,再进行聊天。】

“……”

果然是个狗杂碎。

等他到时候炫耀炫耀。

**

这个时候。

炼金界。

和其他炼金术师一样,诺顿也穿了一身术士长袍,斗笠将他的面容遮住。

只有偶尔抬头的时候,那双墨绿色的双眸冰冷如刃,毫无温度。

整个炼金界死气沉沉,并没有古武界那样的蓝天白云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,炼金术士们的脾气都十分的古怪。

“诺顿啊,难得再见到你。”一个中年男人走上来,小心翼翼,“你的炼金术果然很强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这身体和容貌都没有任何变化。”

“看看我们,身体都快达到极限,马上要死了。”

诺顿没应,只是握着酒瓶,沉默地看着灰色的天空和深蓝色的大海。

大海也是一片死海,除了一些炼金材料之外,没有任何活的生物。

中年男人自讨了没趣,只得退开。

“怎么样?”另一个人拉住他,“诺顿没和你说些什么?”

“说什么?”中年男人摇头,“我和他都有两百年没见面了,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。”

“恃才放旷,狂妄不羁,除了他老师和那一位,其他人他都不放在眼里的。”

另一个人皱眉:“倒也是,这种人,就只能打服他,才能够得到他的认可。”

中年男人想了想:“你说他这一次回来时要做什么?那个传闻不会是真的吧?”

“你是说——”另一个人突然一惊,“他来杀德蒙先生?”

德蒙,炼金界第一炼金术。

人人都想拜他为师。

他这一生却只收了两个徒弟,其中一个就是诺顿。

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师徒二人分道扬镳。

“恐怕难。”中年男人轻嗤,“他也就是想想而已,行了,我们走吧,也别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。”

诺顿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,随后,他懒懒地抬手,拿出来手机。

他打开聊天软件,看到置顶的对话框里,消息发送日期截止上上个月。

倒是一个工作起来比他还忙的工作狂,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吃饭。

诺顿神情懒散,伸手轻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,点开了第二个置顶对话框。

【老大,给我一个手机程序。】

【大姐大】:什么?

【能够定时叫人起床睡觉吃饭,提醒其他事务的程序,还要强制性。】

【大姐大】:我建议你定一个闹铃,闹铃可以满足你的一切需求。

【一个个定,麻烦,也不能强制。】

【大姐大】:……

几分钟后,嬴子衿还是把制作好的程序发了过来。

诺顿的手指摩挲了一下他的手机,通过黑客联盟发明的远程传输软件,把这个小程序传到了G国那边。

在传输之前,他并没有觉得麻烦,而是耐心地定了一个个提醒。

七点起床,十二点吃午饭……十一点睡觉。

诺顿看了眼手表,眼眸微眯。

刚好十二点,可以开始了。

“叮铃铃!叮铃铃!”

西奈是被闹铃声惊醒的,还吓了一跳。

她打开手机,找了一圈后,发现了一个隐藏在文件夹里的app。

西奈点击了卸载。

app没有任何动静,铃声也还在响。

西奈稍稍拧眉,也在手机上输入了一个程序,准备通过后台强硬地粉碎这个app,却依然没能成功。

夏洛蒂走进来,好奇:“西奈老师,怎么了?”

“我手机好像中病毒了。”西奈托着下巴,“但除了这个删不掉的app,也没有其他问题。”

她学机械工程,电子技术虽然不能和计算机院的学生相比,但也不差。

什么病毒这么厉害?

“那就去换一个吧。”夏洛蒂说,“刚好今天周末,西奈老师,你又连着工作好几天了,休息一下,我们出去逛逛。”

她晃了晃手机:“我买了两张Livehouse的门票,走吧走吧,热闹热闹嘛。”

西奈稍稍思索了一下:“行。”

这个app也真是奇怪,她停下手中的工作后,立刻不响了。

像是在监视她一样。

**

另一边。

洛南。

罗休是被抬着回来的。

罗家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。

罗父急急上前:“子秋,快看看你叔叔他怎么样了。”

罗子秋点了点头,诊断完毕后,他皱眉:“煞气入体了,难办,最多醒过来,一身能力怕是废了。”

罗父一呆:“啊?”

也是这时,罗休悠悠转醒,目光仍然呆滞。

“叔叔,你在O洲发生了什么,又遇到了谁?”

喜欢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请大家收藏:(m.sjshuo.com)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世界书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花影重重 唐朝贵公子 执手江湖 诸天之开局只有一天寿命 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 无双 重生似水青春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医妃惊世 团宠小师妹 放肆[娱乐圈] 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 红楼之黛玉后妈不好当 以和为贵 大唐之我真是纨绔皇子 至高主宰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我养的俏相公他黑化了 姑娘她戏多嘴甜 家有悍妻怎么破
经典收藏 错时空的儿子们回来了 在暴雪时分 百媚千娇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[娱乐圈] 写文 我又初恋了 心眼 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 我在豪门敛财百亿 无尽之城 货不对板 独占她 他夏了冬天 神秘男神,求休战! 旧爱[重生] [综]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 小躁动 我炒CP翻车后 风里有你的声音 默读
最近更新 三梳 万诱引力[无限流] 大恩以婚为报 爱在随遇而安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女配不好惹[快穿] 猫的忧郁 哥哥女装替我上学 悍夫 致命偏宠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独家娇宠已上线 福运甜妻有空间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穿成八零异能女 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 登塔我是最强的 夜阑京华
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卿浅 -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txt下载 -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最新章节 -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